• HKIMS

數日閉關內觀禪修到底是個什麼鬼?我真實的禪七故事(萬字長文)

Updated: Feb 22, 2018

有朋友知道我剛去密集禪修,問我,有沒有皈依佛教?有沒有上師?我解釋了一下,自己只是潛心學習佛法,至於我算不算皈依佛教,我還真不確定,也問過老師,佛教並沒有像基督教那樣一個受洗儀式作為一個正式皈依的標誌,那怎麼算是成為了佛教徒呢?

平時遇到不少人說:“我吃素。。。我信佛。”

請問你了解佛法多少呢?

你知道佛陀不是神,而是個經過長期修行而覺悟宇宙真理的人嗎?

你平時打坐嗎?

你持戒嗎?

佛教那麼多分支,佛經那麼多,我不敢說我“信佛”,我只是剛剛了解佛法的皮毛,對於不了解的事物還是不要輕易說信的好。

閉關回來已經好幾天,梅老師剛把給她報銷來回機票的3700港幣又捐贈回了行者禪學會,又沒有課程酬勞,跟很多開天價的靈修課程真是天壤之別,我除了敬重還有深深的感動。

組織這次活動的師兄們也都是義務勞動(包括我自己),除了召集學員和安排房間,還有購置物品、準備餐食、打掃禪堂等等。因為有這份無私的心,八天的活動安排周到得深入細枝末節,天寒特意準備的生薑黑糖茶;天沒亮就在禪堂備好的開水;提前備好的臉盆、衣架、洗衣粉和吹風機,我們甚至提前討論瞭如何搭配美味又營養的素食菜單。 。 。我相信除了佛法,大家收穫的還有滿滿的愛和感動。

梅思清居士是我非常欣賞的德加尼亞禪師的貼身翻譯,也是曾經的職場女強人轉型,慶幸這次不用到緬甸就能夠得到正法指導。事實上,全世界很多地方的內觀禪修中心都是免費的,有那麼多的禪師和志願者義務勞動,為的是什麼?可能還會有人想,這年頭還有這等免費的好事?

我想,這些工作也是我們人生修行的一部分,幫助自己也幫助他人,在梅老師和眾多禪修者心中,早已放下了對物質的追求。如果每個機構的工作人員都是抱著為自己工作的態度,而非只是追求利益,那用心做事的群體一定能成大業。如果這個社會每人都有慈悲心,懂得無我和奉獻,那必定是祥和繁榮的社會。

言歸正傳,閉關禪修到底是去幹嘛、又能幫到我們什麼呢? Anyway~我也是一知半解就去了。

對了,文章很長,如果您無法靜心看完此文,那真是該去禪修了,哈哈。


Day 0 內觀禪修能有啥用?


我們三十多人陸續到達了郊區鄉里鄉親生態園,行者禪學會的禪修營地。所有學員的手機和錢包都上交,禁止說話溝通,甚至眼神交流也不可以,每天五點起床,全程素食且過午不食,禁止一切娛樂活動甚至不能看書、不能聽音樂、不能寫東西,不能有一切會擾亂“心”的事情,所有這幾天的100多個小時就只是做一件事情-內觀。

內觀(Vipassana)是神馬?在巴利文中,是“洞見”的意思。所謂的“內觀”就是帶著覺知做一切事情。而這七天每天十幾個小時所做的“一切事情”,其實基本上也就是三件事:坐禪、行禪、法談。

還記得最早去禪修時,我問大師兄,打坐那麼長時間都不動換要幹嘛呢,他說,我的心很忙啊,我要摸清心的運作規律。我之前倒是練習過冥想,將專注力集中在一件美好的事情上,沉醉其中,這是很舒適的一種放鬆方式,但佛教的打坐,是不允許自己陷入“思想”的,而是要很明晰自己的心,若能隨時了解自己的起心動念,就能夠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。這是佛陀發明的一種基於科學的鍛煉心力的方法,也是開啟智慧的方法。

這些都是書上寫的文字解釋,而我心中還是有疑問的,打坐對我們身心有什麼好處?內觀為啥能開啟智慧?

我的偶像曾國藩還有喬布斯、邵亦波和許多成功的企業家,都有打坐的習慣,多次嘗試過打坐的我其實是不能理解的,每天花倆小時就坐那兒不動,值得嗎?如果把打坐的時間拿去看書,那我每周可以多看兩本書;如果把打坐的時間拿去補覺,那我就不會有黑眼圈了皮膚還能棒棒嗒;如果把打坐的時間拿去健身,那我馬甲線都練出來了。 。 。

有好幾個從來沒有打坐經驗的朋友都參加過葛印卡的十日禪修,這個學習體系更瘋狂,只有坐禪沒有行禪,每天打坐至少十個小時(聽到都讓人驚恐)。很多人去參加的時候根本不知道去幹嘛或者能達到什麼目的,但是朋友們回來都說挺好、有收穫。

不少人只是抱著好奇和嘗試挑戰的心態去的,創業的朋友把這個“與世隔絕“的過程當作是忙碌生活的一種放鬆,也有人把這種忍受痛苦當作是對自己意志力的一個考驗。

無論如何,願意抽出寶貴幾十年生命的十天時間,不去旅遊享樂,而是去克制約束自我、嘗試改變自己,也是值得鼓勵的!

願意花時間閱讀此文的人,也值得鼓勵:)

我不能說自己比去葛印卡禪修的朋友們懂的更多,但我堅信自己是能“餓”、能“坐”、能“熬”、能“憋”的,心中還有對修行的堅定以及對佛陀的敬畏所帶來的篤信和嚮往。

七天,應該會很有意義!

時間是個相對的概念,和內心感受有很大關係,用一位同修的話說,當時覺得時間被放得很慢很慢很慢,現在回首起來,七天時間竟然是彈指一揮間。

把生命放長的方法是什麼?不要恍恍惚惚虛度每天,而是認真感受當下、把專注力填滿每一秒。

說起來容易,實踐起來多難啊!怎麼才能做到?

晚上的課程中,梅老師沒有介紹太多佛法,只是向我們介紹了坐禪和行禪的方法,這是南傳佛教的核心實修方法。兩千五百年前佛陀在菩提樹下打坐了七日修成正果,好吧,聽上去很無趣的打坐貌似是通往“正果”的法門。

Here we go!


Day 1 打坐打坐非得打坐嗎?


四念處:

身:觀身不淨,是用幾種方法觀察身體,逐漸體會到身體是不清淨的,藉以放下對身體的執著。

受:觀受是苦,是觀察心裡的各種感受,逐漸體會到世間沒有真實的快樂。

心:觀心無常,是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,逐漸體會到心念是一直變化的,是無常的。

法:觀法無我,法是指萬事萬物,不是佛法的法;觀法無我會幫助修行人體會到一切事物中,並沒有一個長存不變的自我。

北京的郊區特別冷,尤其是早上五點多,我套了棉衣和外套、運動褲套牛仔褲,開始了這次禪修之旅的“第一坐”。接觸行者禪學會大半年時間了,來過十幾次,對這裡的環境並不陌生,之前連續打坐1小時也算是輕鬆的事情。可能很多同學第一天時間,都只是忙著平復心情和尋找寧靜,而我則是忙碌之後開啟長假模式的昏昏欲睡,可以坐在那兒紋絲不動,眼前卻漂浮著各種各樣的畫面,每隔幾分鐘會反應過來:我又做夢了。 。 。

直到下午,坐了三四個小時之後,腿開始疼到不行,根本睡不著了,於是按照老師的指示,開始觀察這疼痛,可疼痛并沒有消失,我心裡開始氣惱和懷疑:why are you doing this?

好在不是全天打坐,我們還有行禪。能夠“動”,對我來說就好多了。這不是簡單的“散步、踱步”,而是用心去感受肢體移動,試圖感覺自己的覺知。需要走的很慢,左腳先抬起來,前腳掌接觸地面,會刺激到湧泉穴,盡量把五個腳趾都張開,細心感受腿部皮膚和褲子的摩擦。行禪也是練習內觀的重要方法,平時生活中也可以練習。

在晚上的法談中,我詢問了梅老師關於坐禪的必要性,不是說禪修一定要以讓身體舒服的方式進行嗎,那如果有人不適合打坐怎麼辦呢?坐禪是否是佛法開啟智慧的必經之路?是否能以行禪或其它方法完全代替坐禪?打坐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啊!因為我從小身體就比較僵硬,打坐的時候雙腿是懸著的,久了當然會疼。既然是練習覺知,為何非要打坐呢?我只要願意,做什麼事情都可以保持覺知啊。

練習正念確實有很多方法,而坐禪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靜坐時,身體的一切動作都停下來了,感官也都關閉,只剩下呼吸,此時可以很好地觀察自己。大師兄鼓勵我說,腿是越練越柔軟的,我一定可以克服疼痛。

第一天:打坐時間六小時,晚上十點鐘躺在床上的時候,翻來覆去腿疼的睡不著。


Day 2 觀呼吸觀呼吸就是觀呼吸


佛教有兩種開發心靈的方法,一種是開發定力(奢摩他,即專注力),一種是內觀(毘婆舍那)。簡單來說,練習定力的話,就是不斷地註意一個目標,這樣能夠帶來寧靜,但並不會帶來對事實及其因果的了解。而我們練習的“內觀”,就是如實觀,需要了解“存在的實相”,要證知肉體與心,內觀練習能夠止息憂傷,也能夠帶來智慧。

什麼是智慧?太深奧了,我先不解釋,其實也解釋不了。

其實光看這類文字也是無法理解的,只有真正去“打坐”去練習正念才能夠體會。而且這種體會,也是由淺入深的。

通過一天的“補覺”調整,我已經五點起床也不困了,但是對於打坐有恐懼的“陰影”。按照我自己的老方法,打坐時觀呼吸,觀腹部起伏,從1數到9然後再回到1。雖然在數數的時候,思緒會跑,但都會迅速拉回來,到後來,我發現自己已經練就了“一心二用”的本領,這邊數著123,那邊也不耽誤思緒亂飛想事情。我意識到這樣不正確,就每每拉回亂飛的思緒,只是觀呼吸,就像個交警監視著一切,卻不能被任何車輛帶跑。

可是,觀呼吸真的好無聊!

於是我開始“動手”,用雙手按摩自己的身體,從頭皮到眼眶到小腿。除了觀呼吸,另外的內觀方法就是掃描自己的身體。一邊按摩著,我一邊感受著自己身體各處的疼痛。

法談時我報告了一天的禪修情況,梅老師讓我別有小動作,也不要再數呼吸了,只是觀呼吸,觀察空氣進出的感受。然後我驚奇地發現一些平時忽略但很stupid事實,例如自己確實一直一直在呼吸,空氣是從鼻孔吸入、經過喉管進入肺部,然後一小股氣流的分支會進入腹部,噢,這個呼吸的動作機械化地周而復始,貌似已經持續了超過三十年。 。 。

梅老師帶我們嘗試了“站禪”,比較簡單,就是雙腿分開與肩同寬,雙手自然垂落,閉上雙眼,一動不動站在那裡。關閉其它感官,也是靜心觀呼吸。在站禪中,我對地心引力有了強烈的認知,感覺到自己身體不自覺地往下垂、往下垂,尤其是雙手有非常重的感覺。站了半個小時,還是挺累的,相比之下還是坐禪更輕鬆點。

觀呼吸,細微地觀呼吸,心中不禁想問,這如何產生智慧?菩薩就是這樣煉成的?佛陀就通過打坐觀呼吸而涅槃的?

熬過了第二天,我躺床上剛一秒就進入了夢鄉。


Day 3 人生啊!如夢幻泡影


我願遵守不殺生戒

我願遵守不偷盜戒

我願遵守不戒淫

我願遵守不妄語戒

我願遵守不飲酒戒

我願遵守過午不食戒

我願遵守不著香花蔓不歌舞唱技

我願遵守不坐臥高床戒

這是每天的早課上我們都會誦​​的,在這七天裡,我們嚴格遵守著佛教的戒律。

不著香花蔓不歌舞唱技的意思是不化妝、不享受聽音樂等娛樂活動,不坐臥高床是不享受奢華的生活條件。

我們每天只在小院子里活動,男女同學打坐分開、吃飯分開,住在不同的區域,任何地方都是鴉雀無聲的,一群人走路跟飄過似的,估計院子裡的旁人不認為我們是鬼也覺得我們是神經病吧。

大家都會覺得,如果持此八戒,那人還活著幹嘛?前面四條戒律可以理解,但為啥要餓著自己,打扮得美美的,聽聽歌享受一下生活的樂趣又有何不可。

我問梅老師是不是只有遵守戒律才算是真的修行?其實最早佛陀是沒有製定戒律的,後期根據眾弟子們的行為,佛陀才制定了第一條“不淫”戒,你會發現這八條戒律是直指人性慾望的弱點。

佛陀還預言,只要有女眾開始出家,佛法會倒退五百年,剛開始我以為佛陀也是印度社會習氣的重男輕女還挺憤憤不平,梅老師解釋說,那是因為女人出家會擾亂和尚們的心性我才明白,呵呵,誰說出家了的比丘就完全無欲?

一行禪師還有暗戀的師妹呢!

比丘也好,佛教徒也罷,誰不是在艱辛地修行著,求除欲,求離苦,求初果,求不再陷入輪迴。

我等凡夫俗子也就不要把這當做人生目標啦。

好吧,那我今生修行的目標又是什麼呢?

鄉里鄉親的小院子裡有個小湖泊,偶爾有人過來釣魚;還有個池塘,夏天的時候開滿了荷花;但我幾乎都沒有去欣賞美麗的風景,而是沉醉在自己的思維中,因為每天坐禪行禪,練習“內觀”真的很累,所以能夠在間隙偷懶開始思考些問題、任思緒任意飛揚,就算是自己的休閒活動了。

利用這次難得的心靜集中思考的時間,我不禁把這幾年發生的事情都一一想了個遍,發現實在太多機緣巧合。 。 。

沒有A事件我不會來到北京,沒有人物B我不會從上海回到北京,沒有痛苦C我不會逼自己改變軌跡。 。 。

自己的每個小決定,上天的每次安排,如一塊塊拼圖、拼成了眼前這個“我”;每件點點滴滴的小事彷彿就是個小分子,諸多小分子的聚集、質變,才有了現在的我的生活和心理狀態。

做或者不做,左轉還是右轉,又有什麼關係呢?反正你也​​無法知道這枚“小分子”會帶來怎樣的化學反應!糾結某件事、抓住某個人又有何意義呢?反正這個“小分子”最終都會融化、分解。 。 。

Life is a joke…

突然對《金剛經》裡的那句話有了深切感慨: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

如夢幻泡影。 。 。是啊,我對感情的執著,對美好的渴求,是抓不住的,就是夢幻泡影。

練習了一天的“觀呼吸”和觀腿疼,晚上第二次打坐(八點到九點),我感覺到自己腹部異常疼痛,非常熟悉的疼痛,心中忐忑無法集中註意力,回到房間果然發現例假提前來了,真是天大的噩耗!

我這幾天的素食和無晚餐如何支持大量流失血液的身體?

以前連躺著都難受的身體如何支撐著去打坐?

我能想想什麼辦法,要不要去跟法工求情?

還是直接回家算了?

輾轉反側,一晚上疼痛無法安然入眠。

時間過半,文章過半,而故事剛開始


Day 4 將身苦和心苦分離開


早上我果然給了自己一個藉口,肚子疼身體弱,五點鐘鈴聲響了還賴在床上不肯起,“躲”過了六點鐘開始的慈心禪。

這個“慈心禪”跟之前我練習昆達里尼瑜伽時,每次結束都要唱的一首歌《long time sun》類似,祝福自己、家人、朋友、眾生、宇宙萬物,快樂祥和自在、遠離身心的痛苦。

Maythe long time sun shine upon you, all love surround you.

無論是幫助過我的人,還是傷害我的人,愛我的、討厭我的人,我反感的、和對不起的人,都給予他們祝福和感謝。還有地球上、宇宙中的生物,都希望你們安好。

我知道,即使給我帶來痛苦的人,也是在幫助我成長。以前每次唱這首歌時,都會雙眼濕潤。而現在默念慈心禪時,也是感慨萬千。

早上七點鐘硬撐著走到齋房(餐廳)時,感覺身體虛得前胸貼後背,肚子裡空空如也只剩下疼痛。 。 。

但我在吃飯時還是盡量保持正念,慢慢吃,一口一口吃,終於感受到熱量注入了體內。

在吃飯的問題上,老師也專門教導我們:不受外人影響,專注於自己的餐食,彷彿只有自己一個人在吃飯,細細感受食物本身。

有個女同學說學著慢慢吃以後,發現自己吃很少就飽了,以前吃飯太急都沒留意到其實自己吃太多已經吃撐了還在繼續,還有幾個男生後來都感慨說,自己學會吃飯了,以前只是應付差事,根本沒注意過不同食物的味道。

而我則每天吃的都很香,每天過午不食,因為食物得來不易啊,即使只是那幾樣簡單的素菜,我也充滿了無限感激。前天打坐時眼前飄過了水煮魚,閉關結束後去吃了,但發現沒有想像中好吃啊,自己煮的白菜豆腐清湯也很香。

恐怕人的很多慾望都是“水煮魚”吧,得到之後發現並沒有之前想像中好。

今早慈心禪特意祝福了自己,告訴自己要樂觀堅強,我決定要堅持禪修下去,八點半準時到禪堂盤腿坐下。

腹部疼痛強烈,於是我沒有觀呼吸,而是持續地觀疼痛。這個痛游離在下腹部,墜脹感強烈,時強時弱,而我僅是觀察它,這份痛只是身體的一種感受,跟“冷”和“餓”一樣,其實也沒有那麼苦到“無法忍受”。

我之前對於大姨媽有心理陰影,總是害怕她的到來,每次她來的時候,我都覺得自己很不幸,想到病了還要工作、也沒有人給我燉雞湯,心情無比低落。

越難受心情越不好,越不高興肚子越疼。 。 。

我意識到,自己的身苦給自己帶來了心苦,而兩者會互相影響!

如果我只是作“如實觀”,其實這種自然的生理反應和疼痛會過去。只是把注意力放在疼痛上,上午的打坐時間過的還挺快。

11點鐘去吃午餐時,我一直琢磨著“偷”點食物回宿舍晚上吃,比如花生和紅棗,因為我每次只要餓了肚子一空,就會很難受。如果晚上不能吃東西,該有多難熬啊!於是整個吃飯時間,我腦子裡都在盤算著,什麼菜更有營養,什麼菜更抗餓。

吃完飯我還是徑直走了,因為我得守不偷盜戒啊!況且到時候若太餓身體真不舒服,我就找大師兄要吃的吧,他會同情我的,況且我還帶了巧克力,不行的話也可以吃一些。

當天法談中,我把這個事情也如實匯報了,其實還想求得梅老師的同情分,老師讓我多喝些薑湯水和甜湯,也不要太​​勉強自己的身體,不舒服的話就躺床上。於是下午五點鐘提供的甜湯,我拿保溫杯裝了滿滿一杯,這個甜湯真的只是“湯”,大廚們煞費苦心的把銀耳啊花生啊這些“渣”全撈走了。

晚上七點的行禪時間我溜回房間休息,藉口是晚上太冷了,身體能量低不想在戶外行走,拿出巧克力吃了幾口,發現自己倒也不餓,決定留著第二天再吃。

最後一次打坐時,肚子竟然完全不疼了,於是我觀了會兒呼吸,開始思考、獎勵“放縱自己”,細數這些年快樂的回憶,大多數是旅行時見到的美景,還有一些感動的瞬間,回憶往事的時間過的飛快。

我知道,要“活在當下”就不該陷入回憶中,懷念已經過去的美好事物也是一種“貪”,因為凋謝的花朵永不會再綻放,期望花兒永不凋零,期望永垂不朽,只會給自己帶來徒勞的傷感和苦。

第四天結束了,沒想到身體最難受的一天,竟然是我目前效率最高的一天。能夠擺脫對痛經的陰影,也算是個巨大的收穫了。


Day 5 我開始偷偷看書


據說覺知力強的人,在睡夢中也一直在觀照。我幾乎每晚都做夢,昨晚看到自己在夢裡被追殺,然而都一個個躲過、化險為夷了,例如有人給我下毒,只要同時吃兩個菜,在化學反應之下就會中毒身亡,但這樣跟我一起就餐的人因為只吃一個菜就沒事,而聰明的我居然也發現了這個驚人的秘密!我的夢總是比007還精彩,在夢裡我不​​住稱讚自己,就彷佛我的潛意識,在看另一個自己。

晚上的就是睡夢,白天的就是真實嗎?

企圖製造某件事是貪;拒絕正在發生的事是嗔;不清楚某件正在發生或停止發生的事是癡。只有當觀照的心沒有貪嗔癡時,寧靜的心才會生起。不要企圖製造任何事物,也不要拒絕當下正在發生的事,然而,當事情發生或停止時,不要忘記或忽視,要對它們保持覺知。

今天我腦子裡突然蹦出來一個念頭:我要看書。然後這個念頭始終揮之不去。上午打坐的時候,我認真“思考”了這個問題。禪修期間是禁止看書的,我已經每晚偷偷寫日記了,如果看書,會不會讓我這幾天的修行功虧一簣?

老師說,這樣的禪修營,就好比跑馬拉松之前的集中訓練,本來正常情況下,只用每天跑五公里來強身健體,然而賽前集訓時,就得關在這裡,每天需要跑四十公里!

安慰自己:我是那種“平時跑五公里”的人,有禪修基礎,況且我對自己要求沒那麼高,這次禪修也沒有抱著目的,是不是可以放鬆一點?

Goenka禪修體系之所以要完全把人隔離,並且避免和外界接觸,每天長達數十小時的打坐,是需要給人以“洗腦式”“填鴨式”的禪修教育。其實我們這裡也類似,只不過輕鬆點,不是只打坐。但也是在全部活動中保持內觀。

內觀!內觀!內觀。 。 。下床的時候要覺知一下你先邁的哪個腿,刷牙的時候想想上下里外怎麼刷的。通過這種強化練習,希望能夠讓學員從內心打上烙印,這樣眾生回到家裡,還可以繼續保持正念。

據此分析,我認為每天如果能有3-4小時,質量非常高的打坐,就已經很不錯了!

有多人坐在那裡一天,其實只是打瞌睡、混時間。

看到旁邊已經去過四次葛印卡內觀的美眉,完全把自己放倒在那裡睡覺。她還說自己平時根本都靜不下心來看書。

可見閉關禪修並不是多多益善。

何必為了追求禪修本身而去禪修?

這樣的禪修營是為“大眾”而設立的,我的心告訴我,我看了書能有助禪修。

嘻嘻,我的狡辯能力說服了自己,我沒有理由不去閱讀我心愛的書了。

於是午休時間,我犧牲了一小時的睡眠時間看書,晚上逃了一次行禪和一次坐禪,看了一個多小時的書!

看的是《親近釋迦牟尼佛》,講了關於釋迦牟尼悟道後如何在49年中四處傳法。反正印度很熱,他們只要找棵大樹就能睡覺,隨便去乞討些吃的就能果腹,確實不需要追求物質!

而釋迦牟尼哥哥,其實也不是什麼大神,就是個有魅力的智者,超過我以前所崇拜的大寶法王啊老子啊王陽明啊,他的智慧超過所有我們所知道的“人”。 PS:不知道他本人長得帥不帥?

閱讀了釋迦牟尼和他的弟子的禪修故事,聯想到自己和同學們痛苦的禪修,越發覺得這事很有意思。


Day 6我的新外號“觀音菩薩”


本次禪修還剩下最後一整天了,我想我一定要精進一些。

然而,我卻陷入了抑鬱。

來六天了,閉關禪修已經快結束了,而我呢,絲毫沒有放下!

那些破事,那個人,我放不下,一團糟!

閉關禪修都救不了我了,那我該怎麼辦,怎麼辦,怎麼辦?

佛陀創立整個佛教,弘揚佛法,就是為了讓眾生脫苦,但這是不可能的。

或許我減少了對物質的追求,然而我在精神上的追求卻愈演愈烈!

我渴求了解更多知識,我希望自己變得更高尚。難道這不是貪欲嗎?

我幻想著理想中的生活,我渴望得到愛和溫暖,我渴望跟人分享快樂。

我的貪!心!越來越!重!

不要有任何期待

不要想得到任何東西

不要渴望

我不可能做到的。絕對做不到。

極度的挫敗感襲來。

上午行禪的時候,看到路邊開了許多純白色的牽牛花,小小的花瓣上面還有露珠,那麼晶瑩,那麼純淨。 。 。

對著那純白色的花,我忍不住大哭起來。

你那麼美和純潔,沒有任何雜質,而我呢?我被各種慾望和貪念充斥著,我期望得到不屬於我的東西,我對未來生活有大把的期待!我那麼不純淨!

而這聖潔的花朵尚且是向陽生長,期盼蜜蜂傳播花粉,地球上的哪個生靈能沒點追求呢?

通過禪修,我能自省,我能看到自己的“貪”,然而,還是戒不掉啊,那內觀有何用?

梅老師安慰我:“放不下,其實是還沒完全看到實相,這對於初學者確實很難。你能夠看到自己的問題,意識到是自己“貪”造成了苦,已經說明你有智慧了。一切都是因緣法,有些事情到時候自然就放下了,逼自己也沒用。你懂得這個道理,就會輕鬆了。“

一切都是因緣法,接受!面對!放下!

一切都是因緣法,接受,面對,放下!

一切都是因緣法,接受,面對,放下。 。 。

是啊,因緣具足之時,該來的就會來,該走的就會走。

老師說我有“智慧”了,呵呵,其實我還是說不清楚什麼是佛家所謂的“智慧”,大概就是有一顆慈悲明晰的心吧。反正不是教科書裡面傳授的各種知識,那隻能增加人的聰明才智,說不定還會憑添煩惱。

有智慧的人,才會有喜悅。

佛陀所教授的“戒”“定”“慧”,在此就不冗贅說明了,還是回頭看大師兄寫的專業文章吧。

安靜地坐下來時,我的心情早已平復。

我開始把所緣放到耳朵上,這是“開放式內觀法”,耳朵就像雷達一樣接收全部外界的聲音,遠處的車聲、高空的飛機聲、中處的鳥鳴、行人,近處的同學發出的雜音,房屋和地板的細微顫動,太豐富了,應接不暇,每一秒都不一樣。

需要注意的是,不要對這些聲音加以分辨,例如不要沉迷於美妙的鳥叫,不要去思考呼嘯而過的是輛什麼車,不要因為聲響去看別的同學,而只是客觀地、全單接收這些聲音。僅此而已。

我發現這個方法很有意思,一點也不枯燥,就像看電影一樣精彩!再加上偶爾哪裡癢和疼痛,我終於發現自己的心開始“忙”了。

法會上我介紹自己觀聲音的感受時,有師兄說,觀音菩薩就是通過“觀音”修煉成佛的,我以為他講了個冷笑話,後來老師說是真的。

“觀音菩薩”,哈哈,真有意思,這恐怕是今天唯一讓我感到有趣的事情了。


Day 7 修行就是認真生活


一大早非常精進地五點多就出門了,最後禪修的半天,彷彿大家都開始傷感起來。

幸福來得太突然了,沒想到早餐之後就可以領取手機了,而且大家還可以聊天了。

我看到每個人拿到手機時,包括我自己,臉上都不自覺地露出了笑容。人類始終是群居動物。我自己也沒有嘗試過“與世隔絕”那麼久,老媽還擔心我入了邪教。

我還是忍著,帶著覺知花費半個多小時安靜地、慢慢用完了早餐,內心期待著一打開手機就收到可人的消息。

在上午最後的打坐中,我繼續“觀音菩薩”,還有觀察呼吸,感受自己切實的存在,這個靠著呼吸、心跳、脈動存在的生命。

後來跟大家聊天時,發現一起過來禪修的兩個男同學有不少白髮,我吃驚地問他們,是這幾天長的,還是原來我沒留意?

平時都低頭走路,不曾發現以前週末經常來的鄉里鄉親園子,原來那麼大,有河流有田地,還有幾個廢棄的房屋。

心明亮起來,看到了很多平時忽略的東西。

最後在同學們的分享時,我幾次差點落淚。原來每個人,都在那麼努力地修行著,大家都有著各自不易和苦。七天的緣分,大家沒有任何交流,但彼此都感恩著。

對於初學者而言,有一個共同激勵和互相鼓勵的共修群體是非常重要的,這也是為何我結緣了行者禪學會。

要知道“苦”是正常的,不要抗拒。只要我們能夠最大程度地降低我們的“貪嗔癡”,我們就能夠減少這些痛苦。而方法就是觀察自己的“身、心”。

佛說,每個人生來都有智慧和慈悲心。

有句名言叫“follow your heart 聽從自己的內心”,然而你的心是什麼?你能看清嗎?

如果你的心教唆你去做一件不合法的事情呢?

比如那些大貪官、殺人犯就沒有慈悲心嗎?

我想,不能簡單地把人性總結為“性本善”或“性本惡”,在我們內心深處,既有善因,又有惡因,正如我們每個人都有貪念和陰暗面,不用否認它,我們要學習智慧,來分清每個起心動念的背後,是你“善”的那部分,還是“惡”的那部分,然後再做決策。

這份智慧就需要內觀。

我的價值觀自修行以來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,何去何從?

我告訴梅老師,我決定繼續本職工作,對照觀察,工作將會是我修行的一個平台。

離苦,唯有走修行之路啊,路漫漫其修遠兮,哈哈。

我只是把佛陀當作一位偉大慈悲的老師,而他留下來的佛法,就是我這一生需要去學習和踐行的。

今後我人生的主業,並非出人頭地脫穎而出、獲得什麼成就或發家致富,而是好好鍛煉我的身體和我的心。

能夠堅持看到這裡的朋友,我內心無比感激你!這是我第一次寫下了超過萬字的一篇文章,碼字不易,既是對自己修行的一個梳理,也是希望分享給更多的人我的修行體會。如果你覺得有收穫,並認可佛法和禪修,請轉發一下哦!

願看到此文和不曾認識咿喏的朋友,願全世界所有的人類,願天下所有的生物和宇宙萬物,能夠遠離身心的疾苦,快樂祥和自在。



 

連接我們的臉書

FOLLOW US ON

  • HKIMS Facebook Page

 

聯絡我們

CONTACT US

 

訂閱通訊簡報

SUBSCRIBE TO OUR NEWSLETTER

電話 Telephone : (852) 6219 1998

電郵 Email : retreat@hkims.org

© 2018 香港慧觀禪修會 - 慈善機構 

The Hong Kong Insight Meditation Society - a Hong Kong registered charity

Privacy Policy

Change Log | Acknowledgements | Site Feedback

 

Designed and Produced by Kenny Li for HKIM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