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HKIMS

數日閉關內觀禪修到底是個什麼鬼?我真實的禪七故事(萬字長文)

Updated: Feb 22, 2018

有朋友知道我剛去密集禪修,問我,有沒有皈依佛教?有沒有上師?我解釋了一下,自己只是潛心學習佛法,至於我算不算皈依佛教,我還真不確定,也問過老師,佛教並沒有像基督教那樣一個受洗儀式作為一個正式皈依的標誌,那怎麼算是成為了佛教徒呢?

平時遇到不少人說:“我吃素。。。我信佛。”

請問你了解佛法多少呢?

你知道佛陀不是神,而是個經過長期修行而覺悟宇宙真理的人嗎?

你平時打坐嗎?

你持戒嗎?

佛教那麼多分支,佛經那麼多,我不敢說我“信佛”,我只是剛剛了解佛法的皮毛,對於不了解的事物還是不要輕易說信的好。

閉關回來已經好幾天,梅老師剛把給她報銷來回機票的3700港幣又捐贈回了行者禪學會,又沒有課程酬勞,跟很多開天價的靈修課程真是天壤之別,我除了敬重還有深深的感動。

組織這次活動的師兄們也都是義務勞動(包括我自己),除了召集學員和安排房間,還有購置物品、準備餐食、打掃禪堂等等。因為有這份無私的心,八天的活動安排周到得深入細枝末節,天寒特意準備的生薑黑糖茶;天沒亮就在禪堂備好的開水;提前備好的臉盆、衣架、洗衣粉和吹風機,我們甚至提前討論瞭如何搭配美味又營養的素食菜單。 。 。我相信除了佛法,大家收穫的還有滿滿的愛和感動。

梅思清居士是我非常欣賞的德加尼亞禪師的貼身翻譯,也是曾經的職場女強人轉型,慶幸這次不用到緬甸就能夠得到正法指導。事實上,全世界很多地方的內觀禪修中心都是免費的,有那麼多的禪師和志願者義務勞動,為的是什麼?可能還會有人想,這年頭還有這等免費的好事?

我想,這些工作也是我們人生修行的一部分,幫助自己也幫助他人,在梅老師和眾多禪修者心中,早已放下了對物質的追求。如果每個機構的工作人員都是抱著為自己工作的態度,而非只是追求利益,那用心做事的群體一定能成大業。如果這個社會每人都有慈悲心,懂得無我和奉獻,那必定是祥和繁榮的社會。

言歸正傳,閉關禪修到底是去幹嘛、又能幫到我們什麼呢? Anyway~我也是一知半解就去了。

對了,文章很長,如果您無法靜心看完此文,那真是該去禪修了,哈哈。


Day 0 內觀禪修能有啥用?


我們三十多人陸續到達了郊區鄉里鄉親生態園,行者禪學會的禪修營地。所有學員的手機和錢包都上交,禁止說話溝通,甚至眼神交流也不可以,每天五點起床,全程素食且過午不食,禁止一切娛樂活動甚至不能看書、不能聽音樂、不能寫東西,不能有一切會擾亂“心”的事情,所有這幾天的100多個小時就只是做一件事情-內觀。

內觀(Vipassana)是神馬?在巴利文中,是“洞見”的意思。所謂的“內觀”就是帶著覺知做一切事情。而這七天每天十幾個小時所做的“一切事情”,其實基本上也就是三件事:坐禪、行禪、法談。

還記得最早去禪修時,我問大師兄,打坐那麼長時間都不動換要幹嘛呢,他說,我的心很忙啊,我要摸清心的運作規律。我之前倒是練習過冥想,將專注力集中在一件美好的事情上,沉醉其中,這是很舒適的一種放鬆方式,但佛教的打坐,是不允許自己陷入“思想”的,而是要很明晰自己的心,若能隨時了解自己的起心動念,就能夠很好控制自己的情緒和行為。這是佛陀發明的一種基於科學的鍛煉心力的方法,也是開啟智慧的方法。

這些都是書上寫的文字解釋,而我心中還是有疑問的,打坐對我們身心有什麼好處?內觀為啥能開啟智慧?

我的偶像曾國藩還有喬布斯、邵亦波和許多成功的企業家,都有打坐的習慣,多次嘗試過打坐的我其實是不能理解的,每天花倆小時就坐那兒不動,值得嗎?如果把打坐的時間拿去看書,那我每周可以多看兩本書;如果把打坐的時間拿去補覺,那我就不會有黑眼圈了皮膚還能棒棒嗒;如果把打坐的時間拿去健身,那我馬甲線都練出來了。 。 。

有好幾個從來沒有打坐經驗的朋友都參加過葛印卡的十日禪修,這個學習體系更瘋狂,只有坐禪沒有行禪,每天打坐至少十個小時(聽到都讓人驚恐)。很多人去參加的時候根本不知道去幹嘛或者能達到什麼目的,但是朋友們回來都說挺好、有收穫。

不少人只是抱著好奇和嘗試挑戰的心態去的,創業的朋友把這個“與世隔絕“的過程當作是忙碌生活的一種放鬆,也有人把這種忍受痛苦當作是對自己意志力的一個考驗。

無論如何,願意抽出寶貴幾十年生命的十天時間,不去旅遊享樂,而是去克制約束自我、嘗試改變自己,也是值得鼓勵的!

願意花時間閱讀此文的人,也值得鼓勵:)

我不能說自己比去葛印卡禪修的朋友們懂的更多,但我堅信自己是能“餓”、能“坐”、能“熬”、能“憋”的,心中還有對修行的堅定以及對佛陀的敬畏所帶來的篤信和嚮往。

七天,應該會很有意義!

時間是個相對的概念,和內心感受有很大關係,用一位同修的話說,當時覺得時間被放得很慢很慢很慢,現在回首起來,七天時間竟然是彈指一揮間。

把生命放長的方法是什麼?不要恍恍惚惚虛度每天,而是認真感受當下、把專注力填滿每一秒。

說起來容易,實踐起來多難啊!怎麼才能做到?

晚上的課程中,梅老師沒有介紹太多佛法,只是向我們介紹了坐禪和行禪的方法,這是南傳佛教的核心實修方法。兩千五百年前佛陀在菩提樹下打坐了七日修成正果,好吧,聽上去很無趣的打坐貌似是通往“正果”的法門。

Here we go!


Day 1 打坐打坐非得打坐嗎?


四念處:

身:觀身不淨,是用幾種方法觀察身體,逐漸體會到身體是不清淨的,藉以放下對身體的執著。

受:觀受是苦,是觀察心裡的各種感受,逐漸體會到世間沒有真實的快樂。

心:觀心無常,是觀察自己的起心動念,逐漸體會到心念是一直變化的,是無常的。

法:觀法無我,法是指萬事萬物,不是佛法的法;觀法無我會幫助修行人體會到一切事物中,並沒有一個長存不變的自我。

北京的郊區特別冷,尤其是早上五點多,我套了棉衣和外套、運動褲套牛仔褲,開始了這次禪修之旅的“第一坐”。接觸行者禪學會大半年時間了,來過十幾次,對這裡的環境並不陌生,之前連續打坐1小時也算是輕鬆的事情。可能很多同學第一天時間,都只是忙著平復心情和尋找寧靜,而我則是忙碌之後開啟長假模式的昏昏欲睡,可以坐在那兒紋絲不動,眼前卻漂浮著各種各樣的畫面,每隔幾分鐘會反應過來:我又做夢了。 。 。

直到下午,坐了三四個小時之後,腿開始疼到不行,根本睡不著了,於是按照老師的指示,開始觀察這疼痛,可疼痛并沒有消失,我心裡開始氣惱和懷疑:why are you doing this?

好在不是全天打坐,我們還有行禪。能夠“動”,對我來說就好多了。這不是簡單的“散步、踱步”,而是用心去感受肢體移動,試圖感覺自己的覺知。需要走的很慢,左腳先抬起來,前腳掌接觸地面,會刺激到湧泉穴,盡量把五個腳趾都張開,細心感受腿部皮膚和褲子的摩擦。行禪也是練習內觀的重要方法,平時生活中也可以練習。

在晚上的法談中,我詢問了梅老師關於坐禪的必要性,不是說禪修一定要以讓身體舒服的方式進行嗎,那如果有人不適合打坐怎麼辦呢?坐禪是否是佛法開啟智慧的必經之路?是否能以行禪或其它方法完全代替坐禪?打坐多麼痛苦的一件事啊!因為我從小身體就比較僵硬,打坐的時候雙腿是懸著的,久了當然會疼。既然是練習覺知,為何非要打坐呢?我只要願意,做什麼事情都可以保持覺知啊。

練習正念確實有很多方法,而坐禪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靜坐時,身體的一切動作都停下來了,感官也都關閉,只剩下呼吸,此時可以很好地觀察自己。大師兄鼓勵我說,腿是越練越柔軟的,我一定可以克服疼痛。

第一天:打坐時間六小時,晚上十點鐘躺在床上的時候,翻來覆去腿疼的睡不著。


Day 2 觀呼吸觀呼吸就是觀呼吸


佛教有兩種開發心靈的方法,一種是開發定力(奢摩他,即專注力),一種是內觀(毘婆舍那)。簡單來說,練習定力的話,就是不斷地註意一個目標,這樣能夠帶來寧靜,但並不會帶來對事實及其因果的了解。而我們練習的“內觀”,就是如實觀,需要了解“存在的實相”,要證知肉體與心,內觀練習能夠止息憂傷,也能夠帶來智慧。

什麼是智慧?太深奧了,我先不解釋,其實也解釋不了。

其實光看這類文字也是無法理解的,只有真正去“打坐”去練習正念才能夠體會。而且這種體會,也是由淺入深的。

通過一天的“補覺”調整,我已經五點起床也不困了,但是對於打坐有恐懼的“陰影”。按照我自己的老方法,打坐時觀呼吸,觀腹部起伏,從1數到9然後再回到1。雖然在數數的時候,思緒會跑,但都會迅速拉回來,到後來,我發現自己已經練就了“一心二用”的本領,這邊數著123,那邊也不耽誤思緒亂飛想事情。我意識到這樣不正確,就每每拉回亂飛的思緒,只是觀呼吸,就像個交警監視著一切,卻不能被任何車輛帶跑。

可是,觀呼吸真的好無聊!

於是我開始“動手”,用雙手按摩自己的身體,從頭皮到眼眶到小腿。除了觀呼吸,另外的內觀方法就是掃描自己的身體。一邊按摩著,我一邊感受著自己身體各處的疼痛。

法談時我報告了一天的禪修情況,梅老師讓我別有小動作,也不要再數呼吸了,只是觀呼吸,觀察空氣進出的感受。然後我驚奇地發現一些平時忽略但很stupid事實,例如自己確實一直一直在呼吸,空氣是從鼻孔吸入、經過喉管進入肺部,然後一小股氣流的分支會進入腹部,噢,這個呼吸的動作機械化地周而復始,貌似已經持續了超過三十年。 。 。

梅老師帶我們嘗試了“站禪”,比較簡單,就是雙腿分開與肩同寬,雙手自然垂落,閉上雙眼,一動不動站在那裡。關閉其它感官,也是靜心觀呼吸。在站禪中,我對地心引力有了強烈的認知,感覺到自己身體不自覺地往下垂、往下垂,尤其是雙手有非常重的感覺。站了半個小時,還是挺累的,相比之下還是坐禪更輕鬆點。

觀呼吸,細微地觀呼吸,心中不禁想問,這如何產生智慧?菩薩就是這樣煉成的?佛陀就通過打坐觀呼吸而涅槃的?

熬過了第二天,我躺床上剛一秒就進入了夢鄉。


Day 3 人生啊!如夢幻泡影


我願遵守不殺生戒

我願遵守不偷盜戒

我願遵守不戒淫

我願遵守不妄語戒

我願遵守不飲酒戒

我願遵守過午不食戒

我願遵守不著香花蔓不歌舞唱技

我願遵守不坐臥高床戒

這是每天的早課上我們都會誦​​的,在這七天裡,我們嚴格遵守著佛教的戒律。

不著香花蔓不歌舞唱技的意思是不化妝、不享受聽音樂等娛樂活動,不坐臥高床是不享受奢華的生活條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