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HKIMS

數日閉關內觀禪修到底是個什麼鬼?我真實的禪七故事(萬字長文)

Updated: Feb 22, 2018

有朋友知道我剛去密集禪修,問我,有沒有皈依佛教?有沒有上師?我解釋了一下,自己只是潛心學習佛法,至於我算不算皈依佛教,我還真不確定,也問過老師,佛教並沒有像基督教那樣一個受洗儀式作為一個正式皈依的標誌,那怎麼算是成為了佛教徒呢?

平時遇到不少人說:“我吃素。。。我信佛。”

請問你了解佛法多少呢?

你知道佛陀不是神,而是個經過長期修行而覺悟宇宙真理的人嗎?

你平時打坐嗎?

你持戒嗎?

佛教那麼多分支,佛經那麼多,我不敢說我“信佛”,我只是剛剛了解佛法的皮毛,對於不了解的事物還是不要輕易說信的好。

閉關回來已經好幾天,梅老師剛把給她報銷來回機票的3700港幣又捐贈回了行者禪學會,又沒有課程酬勞,跟很多開天價的靈修課程真是天壤之別,我除了敬重還有深深的感動。

組織這次活動的師兄們也都是義務勞動(包括我自己),除了召集學員和安排房間,還有購置物品、準備餐食、打掃禪堂等等。因為有這份無私的心,八天的活動安排周到得深入細枝末節,天寒特意準備的生薑黑糖茶;天沒亮就在禪堂備好的開水;提前備好的臉盆、衣架、洗衣粉和吹風機,我們甚至提前討論瞭如何搭配美味又營養的素食菜單。 。 。我相信除了佛法,大家收穫的還有滿滿的愛和感動。

梅思清居士是我非常欣賞的德加尼亞禪師的貼身翻譯,也是曾經的職場女強人轉型,慶幸這次不用到緬甸就能夠得到正法指導。事實上,全世界很多地方的內觀禪修中心都是免費的,有那麼多的禪師和志願者義務勞動,為的是什麼?可能還會有人想,這年頭還有這等免費的好事?

我想,這些工作也是我們人生修行的一部分,幫助自己也幫助他人,在梅老師和眾多禪修者心中,早已放下了對物質的追求。如果每個機構的工作人員都是抱著為自己工作的態度,而非只是追求利益,那用心做事的群體一定能成大業。如果這個社會每人都有慈悲心,懂得無我和奉獻,那必定是祥和繁榮的社會。

言歸正傳,閉關禪修到底是去幹嘛、又能幫到我們什麼呢? Anyway~我也是一知半解就去了。